境外彩票注册登陆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樱华读书会 > 正文

科学研究

记第十九期樱华读书会:橘园美术馆的收藏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05-05 浏览量:

2019年4月25日晚上6:30,第十九期樱华读书会于外院3008会议室如期举行。本次读书会的主讲人为樱华读书会会长、学院党委副书记胡浩老师,到场的有读书会学术顾问包向飞老师以及樱华读书会的会员。

寒假期间,胡老师参观了法国巴黎橘园美术馆,并将馆藏的13位艺术家、110余件艺术珍品用数码相机一一拍摄下来。这一次,他专程为同学们分享这座美术馆的瑰宝和自己对西方艺术的感悟。

巴黎橘园美术馆收藏的是法国印象派、后印象派、野兽派、巴黎画派等艺术流派大师的艺术作品。胡老师一开始介绍了橘园美术馆的历史,接着按照馆藏顺序一一介绍了13位艺术家、110余件艺术珍品的历史背景和艺术价值。这13位艺术家分别是:克劳德·莫奈、柴姆·苏丁、莫里斯·郁特里罗、亨利·卢梭、安德烈·德朗、阿梅代奥·莫迪利阿尼、巴勃罗·毕加索、亨利·马蒂斯、玛丽·洛朗桑、保罗·塞尚、保罗·高更、阿尔弗雷德·西斯莱和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首先,胡老师介绍了莫奈的《睡莲》系列作品。胡老师介绍到,莫奈擅长光与影的实验与表现技法,他最重要的风格是改变了阴影和轮廓线的画法。此外,莫奈对于色彩的运用相当细腻,他用许多相同主题的画作来实验色彩与光完美的表达。他曾长期探索光色与空气的表现效果,常常在不同的时间和光线下,对同一对象作多幅的描绘,从自然的光色变幻中抒发瞬间的感觉。对光与色的瞬间捕捉,是莫奈晚年作品的一个特色。

《睡莲》即为莫奈晚年的作品,他以令人称绝的技法在垂直的平面上描绘出波光粼粼的水面向远处延伸的视觉效果。在莫奈的笔下,叶子是纯绿色的,而花朵却像暗红的火焰。看似随意的彩色线条笔触柔美,似乎让水流动起来,又像是捉住了一瞬间水面似真似幻的光和影。同时,胡老师指出,近距离欣赏这些画作时,发现它们不过是颜料的拼贴和组合,但从远处却能看出光和影的交织变幻,可见大师的功力。

《睡莲》系列——克劳德·莫奈

接着,胡老师介绍了法国著名的街道景色画家郁特里罗,提到了他成长的艺术环境。郁特里罗的母亲也是一位画家,她年轻的时候曾从事杂技表演,不慎骨折后,为雷诺阿等画家当模特。在画家作画间歇,郁特里罗的母亲也开始自己画画,并且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和才能。可能由于从小受到家庭的艺术熏陶,郁特里罗也成为了一名画家,他以画自己从小成长的蒙马特高地出名。那时,正值明信片的兴起,他的很多描摹巴黎风光的画作都被印在了明信片上。

《圣母院》——莫里斯·郁特里罗

而亨利·卢梭的作品与其他人的非常不同,他的作品充满天真与童趣,色彩明丽,给人一种轻松愉悦的感觉,较为经典的有《抱洋娃娃的孩子》。

《抱洋娃娃的孩子》——亨利·卢梭

在讲到安德烈·德朗时,胡老师指出,德朗深受马蒂斯影响,是“野兽派”的先驱者。该画派风格色彩明朗,笔触粗犷,不为旧画理所囿,大胆施彩,夸张造型。在他们的画作出售初始,被人们戏称为“野兽派”。因为和前人能有所区别,这批画家欣然接受此称谓。

《打瞌睡的胖女人》——安德烈·德朗

在介绍毕加索时,胡老师提到了《格尔尼卡》。《格尔尼卡》是毕加索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立体主义登峰造极之作。在西方现代艺术中,立体主义是一个具有重大影响的运动和画派。立体派画家受到塞尚“用圆柱体、球体和圆锥体来处理自然”的思想启示,试图在画中创造结构美。他们努力地消减其作品的描述性和表现性的成分,力求组织起一种几何化倾向的画面结构。毕加索的其他画作也是立体主义的完全诠释,比如下面这幅《拿手鼓的女人》。

《拿手鼓的女人》——巴勃罗·毕加索

马蒂斯是野兽派创始人和主要代表人物,他与毕加索是20世纪最重要的两位画家,他以使用鲜明、大胆的色彩而著名。

《女人与小提琴》——亨利·马蒂斯

玛丽·洛朗桑是橘园美术馆收藏的唯一一位女画家,她是巴黎艺术界的一朵耀眼的玫瑰。作为“野兽派”和“立体派”中的一员,她的人生富有传情色彩,年轻时与巴黎的画家、诗人们交往密切,诸如马蒂斯、毕加索、阿波利奈尔等,她也是法国文豪纪尧姆的情妇。她以优雅和谐的颜色刻画年青妇女和儿童而著称,在巴黎那风云变幻的艺术天地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美学。

《西班牙舞女》——玛丽·洛朗桑

在介绍塞尚时,胡老师告诉同学们,在塞尚之前,人们认为世间万物都是上帝创造的,包括艺术作品,但塞尚提出艺术是人创造的,人可以像上帝一样将线条、图形组合起来创造艺术表达。总有一天,他会用一颗苹果撬动整个巴黎艺术界。毫无疑问,他做到了,塞尚是现代艺术的源头。

塞尚注重轮廓线的运用,他十分重视表现物象的结实感和画面的深度。他认为物象的体量感不是靠线条表现出来的,而是靠作者自由组合的色彩块面表现出来的。塞尚最喜欢表现的题材是静物,常常用“柱形的、球形的、和角形的”方式去表现。他笔下的静物,如下图,桌子是倾斜的,于是他把其他物体向左延伸去填补空白,以达到平衡,而像苹果那样具有鲜艳色彩的圆形实体,也是他探究色彩与造型的关系的一个理想主题。

《水果、餐具和牛奶壶》——保罗·塞尚

最后一位是雷诺阿,胡老师提醒同学们重点关注他的色彩选择。在他的名作《一束花》中,雷诺阿对色彩的调配和选择让人惊艳,孔雀绿的花瓶和后面宝石蓝的背景搭配得和谐统一。对于花瓶上光斑的反射的刻画可谓细致入微。

《一束花》——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

此次读书会,胡老师像一位导游一样,带我们参观了橘园美术馆,让同学们对印象派、野兽派等产生了更加清晰的了解,加深了大家对19世纪巴黎艺术界的兴趣,从而大大提升了同学们的审美素养与艺术鉴赏能力。

文:王丁莹、刘晓芳

图:胡浩、李梓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