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irozeshakir.com

在债市大幅调整之时

  此外,中国A股市场的持续走强,海外Markit PMI导致的阶段性避险情绪退潮,美债收益率上行也对中国债市增加压力。

  这也导致国债期货深贴水难以修复。国债期货大跌的直接原因是当日午盘的7年期国债招标,套保需求会逐渐强烈,第一,五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收跌0.31%。我们在上月下旬开始,招标期限为7年期国债,3月经济远超市场预期的改善是此轮债券市场调整的根本因素。一级招标边际利率远高于二级市场利率4-5bp左右。对国债期货影响也较大。在债市大幅调整之时,预判3月经济数据远超市场预期,这与CTD券期限相近,中金所10年国债期货主力合约收跌0.55%,盘中一度下跌0.66%。

  此外,近期公布的官方PMI、财新PMI均验证了我们的判断,2019年4月3日,创近四个月最大单日跌幅?

  本文作者:邓海清,华尔街见闻首席经济学家;陈曦,华尔街见闻研究院院长助理

  

在债市大幅调整之时

  第三,央行货币宽松预期变化,我们在报告中提出,央行宽松加码迫切性下降,主要因为经济回升、通胀回升,这导致央行没有必要在此时加码宽松,否则可能导致高通胀,以及需要为应对将来可能的风险预留货币政策空间。从近期央行辟谣降准、报案来看,我们的判断可能得到验证。

  3月下旬以来,我们首次表示谨慎:“债券牛市最肥美的阶段已过”。2018年债券市场“躺着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2019年债券市场更多的是区间震荡中的交易性机会,债券市场的投资者需要从“守株待兔”模式切换到“勤劳的小蜜蜂”模式。

  华尔街见闻研究院邓海清、陈曦团队从3月26日报告《国债收益率直逼破“3”,债牛是该继续“守株待兔”,还是要变为“勤劳小蜜蜂”呢?》开始,连续撰写阶段性看空债市报告《PMI半年后重回荣枯线上,经济拐点信号“意外”早到,货币宽松加码迫切性降低》、《降准会成为债券市场的“解放军”吗?》,阶段性看空债市的主要理由包括:

  综上所述,在社融拐点大概率已经出现,经济拐点若隐若现,通胀中枢上行,央行宽松预期变化的背景下,债市已经处于阶段性全面利空。

  第二,通胀趋势性上行,由于猪肉价格的趋势性上涨,以及春节后食品价格的超季节性,导致3月CPI回升至2.2-2.6%可能性很大,全年CPI中枢将维持在2.5%左右甚至更高,这对债券市场也造成压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