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irozeshakir.com

白银配资,我要配资,他当时在武汉一家专业咨询机

  3月26日中午,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的第一场午餐会,“金融期货之父”、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终身荣誉主席利奥·梅拉梅德在众多嘉宾的期待中开始了发言,和与会嘉宾探讨中国期货市场的开放。

  据路透社网站8月4日报道,现在他住着奢华酒店,开着一辆梅赛德斯-奔驰CLS,这“一夜暴富”的传奇旅程部分是因为他控制了中国金融市场最模糊的一个角落之一:鸡蛋期货。

  但现在张雄杰的投资范围已经超出了鸡蛋期货,他称自己在其他市场的输赢更大。

  “期货杠杆高啊,”张雄杰说道,他是其他中国交易员眼中的明星。“能够一夜暴富。”

  关键词:期货市场;张雄杰;外媒;中国股市;穷小子;炒期货;一夜暴富;散户投资者;男子;大鳄

  这位明星交易员当年为了上大学当了两年边境巡逻兵,一跃成为去年掌控鸡蛋期货市场的投机大鳄。每月挣1000元。感慨这一代就业者缺乏方向感和上进心。报道称。新一代的中国就业者与其未来雇主间就会有矛盾出现。

  “我让它跌它就跌,我要配资让它涨它就涨,”张雄杰说道,白银配资他当时在武汉一家专业咨询机构工作,这家机构逐日收集全国的鸡蛋信息。

  尽管参与股票期货交易有50万元的门槛,但许多资产市场的最低门槛可能低达3000元——而且这个市场正在扩张。

  而随着年轻人找工作的优先选项改变及对工作的期待提高,当地大学没有教会学生实用的技能,有长沙的企业雇主抱怨说,对于张雄杰来说,“目标是做全球收益率最高的对冲基金,在期货市场可以轻松获取杠杆意味着他可以大胆下注。规模大概在1000亿元左右,中国在2013年11月决定开启鸡蛋期货市场,我要配资从一个来自宁波贫寒家庭的穷小子,张雄杰借此契机,”他说道。

  报道称,目前张雄杰的投资远远不止鸡蛋期货。他也经历了猛烈的爆仓,白银配资称自己去年有一次在两天内因为做错而损失多达4亿元。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名誉主席、我要配资金融期货之父利奥?梅拉梅德(Leo Melamed)近日在上海参加由交通银行、中信期货与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下称CME)的合作培训时,接受了上证报记者独家专访。

  报道称,正如中国的股市一样,中国的期货市场也是散户投资者为主,散户们更情绪化,更容易从高利贷者那里借取杠杆资金。

  他瞄准的机会非常特别:迅速借一大笔钱,然后在一个外界知之甚少的市场赚取高额利润。

  “鸡蛋才赚3000万出头,现在一天的浮亏都有这么多,白银配资”他说道,并称现在使用杠杆进行钢筋和铁矿石期货交易。

  报道称,随着近期中国股市崩跌,我要配资追求一夜暴富的加杠杆散户投资者高度集中的现象正日渐让中国监管者担忧。

  “(风险)理论上会比股市高,因为它杠杆可以放得很大……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在投资的时候,太容易有杠杆,”信达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嘉禾说道。“所以进行非理性投资的能力比较大。”

  据中国期货业协会的数据,2013年,个人投资者占期货市场交易账户的97.4%,而据证监会的数据,同期个人投资者占股票交易账户的97%左右。

  他表示,2014年赚了6亿元。这种惊人的赚钱速度凸显了中国新生期货市场类似赌场的性质,以及这些市场可能遭遇崩溃的风险。

  “我们穷人出身,一穷二白,有这种机会为什么不把握,”27岁的张雄杰接受采访时面带微笑,语调温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